格林童話——

序言:聽說這是一個故事,聽說這不是真實的故事

初夏,又一個青梅時節,格林傢門前的石頭長板凳被這一周綿綿梅雨繁衍出的青苔點綴成碧綠色。格林雖然穿著的短褲已被泥巴,菜汁,和掉色的藍臟得不行樣子,可坐這青苔滿佈石板還是猶豫瞭下。格林不知道青苔是綠色,並不是說他才五歲還分辨不出顏色,是格林從出生就沒看見過紅藍綠。格林的小手很小,當然,五歲孩子的手能有多大。摸在石板上青苔那層柔軟的濕漉漉還是讓他為坐與不坐而猶豫。格林其實沒得選擇,農村的清晨是在一些雞鴨鵝的叫聲中忙碌瞭每個勞動力傢庭,包括格林的父親母親。他們好像比村裡最早鳴叫那隻雞還早就下田地去瞭。格林的今天早晨不算順利,雖然傢裡窮得沒幾樣傢檔,雖然這是他每天熟悉得伸手張腿都清楚每個位置的傢。可能是年老奶奶昨晚削完竹簽太過於深夜,隨手把鐮刀放門口墻邊。格林就這樣安靜地坐在門口石板上,左腿小肚輕微滲透點點血絲引著幾隻蒼蠅時不是貪婪地來吸他的血。

格林媽媽說門前的青梅快要熟瞭,等可以采摘時,把最大最甜那顆留給格林。格林當時嘎嘎嘎地笑,好像嘴裡真的吃瞭最大最甜那顆青梅般。格林忽然停下他那童真笑聲,用很認真的眼神對著媽媽說:“媽媽,我還是不吃最大最甜那顆瞭,我們還是像上年那樣拿到集市去賣,能賣好價錢呢,這樣我就可以快點有屬於我自己的彩色蠟筆”。是的,彩色蠟筆是格林夢裡都想得到的禮物。從上年中秋隔壁冬子爸爸從縣城帶回一盒給冬子,冬子告訴格林他畫瞭個太陽,用紅色蠟筆畫的,畫瞭一朵很大的花,用黃色畫的。冬子說彩色蠟筆可以把天上的雲都能搬到他床上去當被子蓋著。格林媽媽在除夕夜給格林五角壓歲錢時,輕輕在格林耳邊說等今年青梅賣後給他買一盒和冬子一樣的彩色蠟筆。

格林並不是德國人,雖然這種是德國人常用的名字。格林也不是他的名字,這裡是中國還沒改革開放前落後的農村。格林有本連環畫叫《格林童話》,這是前年格林去縣城治療眼睛時,在縣城打工的二叔來醫院看望他時送給格林的。回到村裡後,這本《格林童話》確實讓格林在孩子們中風光瞭很長一段時間,很長是因為格林很大方地輪流借給瞭每個想看的孩子。雖然是每天一早就去別人傢門口守著問別人看完沒。這也是格林唯一最受歡迎最合群一次,因為眼睛問題,格林不能像其他孩子那樣互相追逐地玩耍。同齡的孩子甚至在沒大人在旁時經常惡作劇地作弄瞎子格林。格林玩耍區域基本就在傢為中心幾米范圍內。

格林依舊面對著門前唯一那棵青梅樹,這是他近段最關心的事,也是媽媽交給格林的工作。格林不知道什麼叫孤獨,寂寞。因為傢裡窮,因為眼睛看不見,村裡人很少和他傢來往,更不要說和格林玩耍瞭。媽媽說守好青梅樹,這是媽媽交給的任務,讓格林每天有瞭份責任和期盼。有時格林能聽到麻雀來偷吃他的苦澀青梅果子,格林就會揮動奶奶給他綁著一塊碎佈的小竹竿。有時也有例外,當格林聽到麻雀聲音不多時,會自言自語說道:“我也餓瞭,你們別吃太多,差不多就算瞭”。確實,格林很瘦,五歲的格林也不懂什麼叫善良,但他知道餓的滋味。

這天的細雨從早上到晚上就沒停過,格林依舊抱著他的《格林童話》和三個哥哥早早睡瞭。半夜格林忽然被一聲響雷驚醒,格林驚慌張開眼睛時,失明的眼睛像看見瞭閃電從漏風的窗戶閃過。那是一種從沒有過的惶恐之光。爺爺奶奶的房間像傳來他媽媽的哭聲,抽泣聲又像被他爸爸壓抑著的聲音掩蓋,同時還雜著久病床上爺爺的憤怒。格林迷迷糊糊中把手摸瞭摸小枕頭旁,他的《格林童話》安靜地陪躺著在他臉前。這個夜很長,或者是做夢吧,但格林感覺自己從閃電的強光中看見瞭他最好的玩具《格林童話》書上還放著一盒彩色蠟筆。

很多年過去瞭,村裡的人基本都出外務工,曾經熱鬧的小山村傢禽聲都很少聽到,除瞭格林傢偶爾青梅上的麻雀聲。格林在他傢青梅樹下特有的嘎嘎童聲對媽媽說:“媽媽,這是我用彩色蠟筆畫的最大最甜青梅送給你”。

冬子有次喝多瞭二杯,紅紅的眼睛像閃著像眼淚的液體說,他小時候有個叫格林的鄰居心地很善良,他覺自己這輩子最他媽的事就是沒把自己的彩色蠟筆燒在他的墳墓裡。朋友問那小孩怎麼死的?冬子說夜裡不知怎麼的掉魚塘淹死瞭,反正大傢都這麼說。冬子狠狠喝瞭一口酒後,又重復說瞭幾句:“反正大傢都這麼說”!



最是人間崎嶇,心屬陽光,並肩風雨
秋日,總有些念起
日光晴暖 天遠雲深


新加坡Spinkie蝴蝶枕-喵喵喵新加坡Spinkie蝴蝶枕-異想世界【德國 BIG】造型學步車-GARRY長頸鹿
Will電話學步車新加坡Spinkie蝴蝶枕-百幕達ㄅㄨㄅㄨTONYBEAR 嬰兒提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精選惠

aw0i0g4k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